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知不是你

明知不是你

 
 
 

日志

 
 

残迹(24)马驹疑窦  

2014-02-06 08:3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军女郎 - 惜薪司 - 惜薪司

老曹没有回店,而是到含慧苑的房主那里,等候马驹的客户。

这房子的对面就是重点中学,算是典型的学区房。这房子有电梯,在十层,算是高层里最经典的楼层,这房子南北通透,采光好,关键是没有个税,这一项可以省掉客户多少税费呀,怪不得那么多人来看房呢!

老曹的心里像憋着一颗苍蝇屎。

他不明白自己找到的这么好的房源,马上就要成交了,怎么会惹女汉子发飙呢?

自己做错了什么呢?

马驹的客户难道比育红的客户更重要吗?他心里这样想着,却不愿意和女汉子公开难堪,便一直等到马驹的客户来看了房之后,才带着房主来到公司总部,育红的客户已经等在那里了。

随后,马驹带着他的客户也来到了总部,不久,女汉子也来到了总部。

老曹的苍蝇屎还堵着,呼出吸进的气都满含臭气。他明白了一点,女汉子只任她一个人高兴,她是她自己王国里的女王,只要谁让她不高兴了,她马上就发飙。可是,老曹怎么惹她了呢?

一会儿功夫,阳子也来到了谈约室,他先和女汉子打了招呼,就对老曹说:“曹哥,你可以呀?你这套房源,看房的不少,听说你把房主玩得挺转!”

“吕先生要卖房,咱只是帮他推介一下。”老曹回答着阳子的话,阳子是一个年轻人,三十岁左右,一头的短发,短小的个头显得很精神,说话也很干脆。他附耳过来给老曹说:“你不要把马驹的客户在等候的事告诉房主,那样的话,房主有可能坐地涨价!”

“我没有告诉他!”老曹心里也不愿告诉吕先生,不知为何,因为女汉子用苍蝇屎堵住了老曹的心口,老曹连马驹带的客户也给讨厌上了,他真的不愿意告诉吕先生。“不过,这几天来,看他房子的人挺多,不用告诉他什么,人家心里明镜似的!就是我给他说的那个价钱,230万!”

“不是249万吗?”

“那是店长的意见,可是用那个价钱挂了几天,连一个看房的也没有了,不是耽误人家房主的事吗?我这人做事,奉行诚信待客,热心助人的原则,我又给他改了回来,按照市场行情给他推介的!”

“好,我进去了,我看看他们谈的怎么样啦!”阳子一推门进去了,撇下几个人在外面守着,老曹也不愿意多看女汉子扭曲的脸,自己也推门进去了。

老曹见育红正在审核客户的房本信息,客户见育红核实了信息无误后,就对育红点点头,育红对吕先生说:“曹哥,你看,我的客户没有问题,房主这边对房价和付款方式有要求吗?”

老曹看了看吕先生,问道:“吕先生,房价230万,没有问题吧!”“没问题!”“全款和贷款你选择哪一种?”“都行!就是交房时间可能要等几天!”

“这个没问题,我的客户是全款,腾房时间可以商议,在合同里写明白,另外,我的客户说了,为了弥补你搬家的费用,我的客户给你多拿五万元,咱们现在签合同吧!”

阳子转身出来了,老曹也跟着出来了,女汉子和马驹的客户没戏了,他们都先后离开了,不一会儿,伟哥过来了,老曹一见伟哥,像有千万种委屈要倾诉似的,对伟哥说:“小伟,你说说,我找这么好的房源,马上要出业绩,为什么女汉子要对我发飙?”

“不发飚还是女汉子吗?曹哥,你没有想想,要是马驹的客户能签下这套房子,店长的业绩就不止你这两万了,肉烂在锅里的道理,你不明白?现在让育红的客户签了,你知道吗?育红她和店长有……”伟哥突然打住了嘴,看到阳子过来了,他马上给曹哥一个手势,就和阳子去聊天了,听说,伟哥和阳子是发小。

听了伟哥的话,老曹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能理解店长的苦心了。

回到店里,见着了马驹新买的爱车,是日系的丰田,老曹心里又忍不住骂起马驹来,值此中日钓鱼岛争端的当口,竟然还支持日系车在中国的销售,等于变相支持日本人进攻中国,真是国人的败类呀!

进店来,果然听到有人在说马驹的坏话。“马驹子,你他妈的不是中国人啊?值此中日钓岛争端之日,你他妈的还买日系车!米有没有一点爱国心了,你不知道在广东等地,好多日系车被砸的事,我他妈的现在就给你砸了!”不用看,一听这话,只有一个人敢这么说,这个人就是苏哥。

“你疯啦!你砸他们家的车,先把你们家的拆迁的房子给他们一套,车是人家的半个家产,再说了,不爱国的也废止马驹一个,你管得了吗?”女汉子对苏哥从不发飙,声音听起来倒非常的温柔,女性的柔美感都体现在这对这苏哥说的这句话里了。

“我管不了别人,我还管不了马驹,我这就给他砸了,我再给他买一辆德国车,省得别人说我整天地和背叛国家的人为伍!”

“儿子,你以为老爹不爱国呢?”马驹说。

“就你也配谈爱国?现在买日本车,中日再来一次甲午战争,你他妈的一准是个汉奸!”

“我开着这车,脸就热辣辣的,不是你妈妈出的钱吗?你不明白出钱定车的道理呀?我只有开车的命,选车的痛快我没有享受到,你媳妇和我媳妇的想法不同!”马驹一说到媳妇,苏哥马上缄口不言啦。

老曹也纳闷,听着他们这几个人斗嘴,也很解恨,不过,怎么会一说到媳妇的事,苏哥就像被下了哑药一样呢?这里头一定有故事。

“老曹,你还没有打上班呢?”女汉子看着系统又想发飙。

“一回来就打了,备注里也写明白了!”

“谁让你选其他项了,该直接打上班,哎呦,我的哥呀,到什么时候你长地心呢!”几个人说着话,不留神娜娜进来了,她是代表公司来查店的。

“曹哥,你的领带呢?”

“口袋里呢,去房主那里刚回来,还没有来得及带上呢?”

“是吗?你认为我们公司的领带和工牌会让你丢人吗?”

“不是那个意思,我第一次到这个房主家去的时候,和房主聊天说到了领带的事,人家见带领带的人窝火!”

“你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你的工牌呢?”

娜娜走了,像闻到恶臭腥臭的味道了,去追逐恶臭去了。女汉子说,老曹准得挨罚。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