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知不是你

明知不是你

 
 
 

日志

 
 

梦断温柔乡(原创)电影剧本第二十九回  

2012-01-22 16:2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巧克力的诱惑 - 梦幻乐园 - 梦幻乐园

 

第二十九回  折戟大安峪

再说说去大安峪调查金佳佳的六子,六子本名叫刘志,他出生在一个商人家庭,从祖上到他爸爸刘根这一代,一直做给人修面的体面活,可到了刘志这辈上,他死活不愿意继承祖上传下来的基业,但也没有光宗耀祖的能耐,不像同学中的一些有志气的孩子考上大学,去外面做飞黄腾达的大事,可刘志坚决不认命,他在初三那年就只身去深圳那边打工,进过工厂,当过学徒,给人在澡堂里搓过背,浴池老板不给结算工钱,又没有地方去说理,一气之下,就偷跑了老板的自行车和老板娘的手包,偷到了三百元钱,忍饥挨饿回到老家,又觉得无颜见父母,便又从同学家借了点钱,到省城一家技工学校学习,边学习边打工,在众多的职业技术当中,他选来选去还是选中了美容美发专业,不过他学的专业比起父母那点手艺,自然是高出了太多,而且六子对这个美容美发还颇有心得,参加几次大型的发型比赛都获得了省级大奖,后来他又热衷于化妆,自己还能制作脸谱,后来名气大了,又开始收徒弟,自己的生活终于好转了。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农村人,他真正地把自己改变成不受金钱束缚的人,还是从认识老谭开始的。那是三年前,老谭和阴九妹出去办案子,结果被人盯了梢,正好在那个小胡同里,老谭碰上了六子,六子给他三下两下,改变了面容,让他在那帮人眼前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从此,他开始跟老谭做事,不过他做的都是一些技术性很高的活,像今天这样,去调查一个人的事,还真是有点难为他。

顺着路卡向西延伸的小道,六子走了约一站路的光景,终于来到了一个村镇,小马路像骑在鱼脊上的大虫一样,有气无力地躺在那里,路两边横七竖八地趴着一些房子,都被一些粉尘覆盖的很厚的样子,整个村子就像一个多年没有洗过脸的老乞婆一样,六子见一个老人家蹲在自己家门口前抽着旱烟,便满脸堆笑地走上前说:“老人家,你好啊!”

“好啥呀,你要做啥?”老汉好像很不高兴。

“我想向您打听个人?”

“谁呀?”

“小金子,一个小伙子,二十多岁。”

“没有哇,村里人都姓张,没有姓金的!”

“哎,行了,老人家,我再去别处问问,您歇着啊!”

六子来到一个人多的地方,看样子像有什么大事要处理,他走到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跟前,一弯腰搭拱,算是见过了礼,笑着问到:“大哥,向您打听个人,小金子,知道吗?”

“小金子,什么样一个人呀?”

“二十多岁,姓金,叫金佳佳。”

“没有,我们这里都姓张。”

“打工呢,还是上学呢?上班呢?”旁边一个带眼镜的人问道。

“哦,忘了说了,是考取到中国医科大学了,然后分配到北京工作,后来调到哪里去了,不知道。”六子忙又补充道。

“哎,考取中国医科大学,是不是那个寡妇带的孩子呀?”那个戴眼镜的人忽然说道。

“哎,对呀,只是不知道那寡妇的前夫是不是姓金?”他转身问六子说,“你是干嘛的呀?找小金什么事呀?”

“我是他的同学,他在北京那阵,我们常在一起玩,这不他回到河北了,也没用给我留电话,我就按照这个地址找下来了。”

“这个人倒是有,不过既然你是他的同学,也算和我们村有缘,你看能不能帮我们把这里的事帮忙处理一下?”

“什么事,您请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绝不推辞。”

“您请到院子里来看。”那人说着领着六子往院子里走,见院子里躺着三具尸体,旁边还有一个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样子,六子走到床边,抚着那个人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去医院呀!”

“刚从医院拉回来,说是虚脱太久,体质多器官功能衰竭,让我们料理后事。”那个三十多岁的人说。

“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给他们整理一下遗容吧,让他们也好体面地下葬。”

“别,别动,警察马上就到,让他们勘察完毕再整容吧!”还是戴着眼镜的人有些主见。

说话间,警察到了,张默的大哥张强也从金矿赶回来给六弟告别,二哥张峰也不再磨豆腐了,过来搀着爹娘,还有三哥,就是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张文良,现在是村长,已经张罗了好一阵子了,老四,是村里的教书先生,就是那个戴着眼镜的人,看着张默家的两个孩子,眼角里也挂满了泪珠,一会儿,外边汽车喇叭响,肯定是彩园张五到了呗!

“兄弟,你走好,哥哥一定给你报仇!”张五大声说。听得老四挺着急的,跑过去一拉张五的衣角,使劲地使眼色,那意思是说,警察在呢,你报啥子仇啊?持枪设路卡,也是犯罪,再说连是谁杀的都不知道,怎么报仇?

张五却不领四哥的情,只顾自己说着,他那脸上桀骜不驯的赘肉上下颤动着,似乎在搜索着杀人的仇人。

“行了,怕谁不知道你能耐,早说六弟跟着你会出事,还是出事了吧!”大哥张强一向就不看好张五。

“就你就不知道我能耐,你跟着那个老家伙干吧,早晚那金矿是我的!”张五听到大哥说话,满脸的赘肉又颤动起来,不停地吼叫。

“张五,你能耐大是吧!”派出所所长甘新见张五对兄弟如此无礼,就对他喝道。

“警察,警察怎么了?有本事给我老板说去!”张五对在场的所有人说,只怕人们听不到,又重复一遍。

老四走到张强身边说:“大哥,别跟他一般见识,你回去的时候把这小伙子带过去,他是找咱二叔的儿子的!”

“老四,你嘀咕啥呀?凡是跟老叔有关的人和事以后都找我,我还就不信了,我还斗不过他!”张五疯狂吼叫不止。

“来,小伙子,警察照相完毕后,你来帮他们整理一下遗容吧,简单一点的。”

“不用,老六的尸体我来办,你们都给我远点,这是谁呀,三哥?”张五指着六子问道。

“老叔的儿子的同学,找老叔儿子的!他会整容,我让他给老六整整容。”

“你们都不要操心了,这个人我带走了,整容的事到彩园再说。”警察走后,张五喝令手下,连拉带扯地把六子拉上了车,六子看着老三和老四,他们也对老五没有办法。

张强急忙回到矿上,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了张安明。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