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知不是你

明知不是你

 
 
 

日志

 
 

【引用】美国五六年级小学生写自己的“看法”  

2011-10-16 19:1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五六年级小学生写自己的“看法”

 

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的再版序中说,在这本书出版后的12年里,许多小学、中学的学生给他来信,表达他们对书中问题的看法,“我尤其对五六年级学生的观点感兴趣,因为他们正当其时。这个年龄的儿童不仅会饱受早来的、强加于他们的成年的影响,而且可以对这些影响进行讨论,甚至进行反思。这个年龄的学生也往往行文直率和简练,还没有被鼓励用语言来掩盖思想”。

这也是我对小学生作文感兴趣的一个原因。在美国,五年级是小学的最高年级,把四年级和五年级的作文要求比较一下,就可以发现,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忽然长大了。五年级的语文分为6个单元(以Harcourt Language这一教材为例),每个单元集中在一种写作样式,6种写作样式分别是个人叙述、说明如何、说理、比较和对比、研究报告、故事,样式与四年级的要求差不多,但写作要求却显然有相当的提高。不仅作文的字数从140字左右一下子增加到300字左右(六年级再增加到500字),而且作文的段落也从一般的3段(有的就是一大段)增加到5段,更重要的是,思考问题的全面和复杂性也有了相当的提高,他们开始有“观点”和“看法”了。作为学习动脑筋思考并且写下思考结果的儿童,小学五年级学生已经不再是“小小孩”了。

当然,五六年级学生的“想法”并不一定要用学校的“五段落作文”的形式来表达。波兹曼在他的再版序中就给了我们几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在他的书中,波兹曼断言电视媒体侵入家庭生活的空间,正在加速孩子们童年的消逝。尽管波兹曼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媒体研究学者,但他在书里说的仍然只不过是自己的“看法”。五六年级的小学生并不把他当作一个必须听从的“权威”,而是有自己不同的“看法”,他们很在乎自己的看法,并且写信与波兹曼这个大学者交流。

例如,一个叫纳里艾拉(Nariele)的女孩在结束她的短信时说,你的想法“稀奇古怪”。一个叫杰克(Jack)的男孩说:“我认为你的文章不怎么好。童年没有消逝———哈!———就这样没有啦?!”约瑟夫(Joseph)写道:“童年没有消逝,因为我们看电视,我认为一周五天上学才是荒废童年。我觉得那太过分了。童年非常宝贵,用超过半周的时间去上学,太浪费了。”蒂娜(Tina)写道:“当你是孩子时,你并不需要顾虑责任的问题。孩子们应该多一些玩耍。”约翰(John)写道:“我认为18岁才应该是儿童变成成年人的年龄。”帕蒂(Patty)说:“我不认为一个10岁的孩子看了成人节目,就不再是儿童了。”安迪(A ndy)说:“大多数孩子看电视节目,知道那不是真的。”

波兹曼很尊重这些孩子们的“看法”,认真地把这些看法记录在自己的书里,并且从中得到思想收获:“从这些评论中可以了解到许多东西,但它们给我的主要教训是儿童自身是保存童年的一股力量。那当然不是政治力量。那是一种道德力量。在这些问题上,也许我们可以称他们为‘道德多数’。看起来,儿童不仅懂得他们与成人不同的价值所在,还关心二者需要有个界限;他们也许比成人更明白,如果这一界限被模糊,那么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就会随之丧失。”

小学生的作文写得像小学生的作文,这是儿童与成人不同的一道界限,当这道界限消失时,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就会随之丧失。美国小学生作文有一种自然的直率和简练,有儿童率性的原因,也跟老师不鼓励用语言来掩盖无思想有关。中国小学和中学里盛行一种模仿大人、貌似成熟的“高跷语言”,夸张做作、故作深沉、夸夸其谈,因为没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特别需要用现成的套话、空话来装点掩饰。许多“校园文明标语”提供的就是这样的高跷语言范本:“微笑是我们的语言,文明是我们的信念”,“鸟儿因翅膀而自由翱翔,鲜花因芬芳而美丽,校园因文明而将更加进步”,“放飞你的青春,奔洒你的热情”,“天空是温暖的摇篮,不要再向天空吐烟,让地球心酸;草地是美丽的地毯,不要再乱扔杂物,让地球难堪!”

其实,这样的语言算不得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语言,而是一种抒情、冲动,既不幼稚又不成熟的“青春期”语言,它不能提升儿童对事物的理解力,但却能降低成年人的智力定位,其结果是模糊了成年和童年之间的界限,形成了一个智力发展模糊的年龄段。从8岁至38岁(当然还有年龄更大的),不知有多少人,都因为使用这样的语言而成为一个“不大不小”年龄段的成员。亚洲MM - 西南画狼 - 狼的原野

美国小学生的作文写不出这么“漂亮”的“成人”文字,老师也不鼓励他们这么做。正是因为五六年级学生只写“自己的看法”,不会像小大人似的鹦鹉学舌、装腔作势、有口无心,他们与成人之间还保留着一道尚未被模糊的界限,还能保留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言语和说话方式,而波兹曼所忧虑的那种“童年的消逝”,也还至少没有在他们的作文语言中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