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知不是你

明知不是你

 
 
 

日志

 
 

梦断温柔乡(原创)电影剧本第十九回  

2011-12-24 18:2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女戴安妮 - 色郎 - 美人窝

 

第十九回  深山更深处

就在钟若明、孟凯和李安奎开车去追孙管家走后的一个小时后,就在那同一个地方,桓为和兰子玉终于走出了那个神秘的洞口,然而黑色的别克商务车早已不见了踪影,他们两个一合计,这深山里面或许隐藏着神秘的玄机呢,于是他们报告了自己的方位和判断之后,向着深山进发了。

蜿蜒曲折的山路时而向上仰视,时而向下俯视,经过那几间废弃的工房之后,他们想找一个地方歇歇脚,正好左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老人在放羊,他们两个走过去,在淙淙溪流的水里洗了一把脸,然后,上到离老人很近的一个石块上坐下,兰子玉转身对老人大声说:“老人家,你好吗?”

“好,好。”那老人爽朗地回答。

“咱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呀?”

“啊,高岭镇放马峪。”

“你在这放马峪放起羊来了!”

“马不值钱了,不如放羊划算,哦,年轻人,你们这是去哪里呀?听口音你们不是本地人呢!”

“是的,老人家,我们不是本地人,我们的车刚才把我们两个错过了,你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了吗?”

“过去两辆汽车呢?都是黑色的,一辆大些,一辆小些,都跑得老快了。”

“是吗?那他们过去多久了?”

“都吃两顿饭的功夫了。”老人家说着,从腰间解下一个小酒壶,呷了一口。

“那么久了,我们肯定也追不上了,怎么办?”桓为看着兰子玉,兰子玉却也不慌张,只顾和老人家聊天。

“老人家就是本地人吧,对这里肯定非常熟悉了?”

“方圆百里没有我不熟悉的,不是我乱吹牛,年轻时我也闯荡过江湖。”

“这往东北走是什么地方?”兰子玉顺手一指向左延伸的公路问道。

“通向新城子镇,雾灵山雾灵湖。”

“是不是出了北京了?”

“新城子镇和河北省搭界,雾灵山绵延到河北省,主峰海拔两千多米,也在河北省。”

“老人家挺熟悉的,真的。”

“年轻时都爬过。”

“那顺着这条道走呢?前面到哪?”兰子玉顺手往右一指说。

“古北口啊,和河北省滦平县搭界,有好多的临场和高山,平顶山海拔也有一千多米吧!”

“谢谢老人家的指路啊,我们要走了。”

“年轻人,你们去哪呀?山路远着呢,我老头子在这上头有一间小屋,里面有些吃的喝的,你们不嫌弃,就进去补充点东西,也看看这山里的花。”

“老人家,这山里还有花呢?”

“多呢,很多呢,你们去看看吧,等你们要走的时候,我看村里有没有进城的车捎着你们,省些脚程。”

“好,那真是要好好谢谢老人家。”

“谢啥,都在江湖上行走,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听到这句话,兰子玉才注意打量起这位老人来,看上去老人家有五十多岁,穿一件内挂羊绒的大衣,大衣的纽扣没有完全扣上,头发像有几个月没有梳洗过,卷卷的毛发缠绕成一团。

老人家在前引路,桓为和兰子玉两个人跟上,三个人往山上走。

“老人家,公路来的那个方向,有个小山口,山口边有个小岗亭,那是做什么用的?”

“那呀,是炸开那个小山口时警戒来往的人用的,那条小山路开通没多久,没开通之前,我们都是从那个地方进城去,因为那是个最低的山口。”

“啊!是这样。”

说话间,三个人已经到了半山腰,那里果然有一个小房子,虽然搭建的很简陋,但在这里,迎着朝阳,正好又是一个小盆地,避风,更好的是,兰子玉发现这个小房子的选址非常好,视野非常开阔,前面三条公路上所有的车辆和动静都逃不过这屋子里人的眼睛。

小屋里就一张石块支起的小床,其实就是在石块上铺上些干草,然后在干草上扑上一个褥子,地上有一个装牛奶的小箱子,里面的牛奶包装袋刚被打开。

“这是我儿子昨天给我送过来的,来,你们喝点奶。”老人家说着,一人递上一袋。两个人接到手里,都没有喝,兰子玉把牛奶袋在手里颠簸着玩,眼睛看着门前的那些花,“老人家,这花真漂亮也,这是些什么花?”

“啥花都有,后山更多,你们要是有时间的话,我领着你们过去看看,在城市里可是看不到的。”

“好,看看去。”他们都把手里的牛奶袋扔下了。

这老人家领着他们上了后山,这后山上往下去的小道都非常地陡峭,下到底,小路边突然消失了,只出现一些杂草和篱笆样的一堆,还有一棵一棵不太高大的小松树,老人家饶有兴味地说:“我听我几个孙子说过,翻过这些篱笆墙,那边都是成片成片的花,都快成花海了。”

“是吗!那我们快些走。哎,老人家,这些篱笆是什么人整的?看这些花会不会收费呀?”

“不会的,我们村子里的人经常来这里看。”他们三个人说着走着,走着说着,不一会儿,果然在眼前就出现了一片花海,那片粉红,可以让你想象到了一个粉蝶纷飞的世界,还有黄的,紫的,简直就是彩色的世界。

“老人家,这些都是什么花?什么人种植的?”兰子玉本来对花有着别样的感情,又被眼前的美景吸引,急于了解花海背后的秘密,就忍不住问道。

没有人回答。

兰子玉意识到不妙,就马上回头去找老人家,可就是不见踪影,他瞅了桓为一眼,桓为也无奈地摇摇头,却见离他们有三四米远的地方有个树枝动了一下,他们两个都飞速地靠上去,只听到老人家喊一声“救我!”,就再也找不到人影了。

他们两个追到那棵晃动的小树枝过去一看,无不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他们的双脚都站在一个壁立千仞的悬崖边上,他们慢慢地往后退,每退一步都紧紧地抓住小树或者粗大的藤条,唯恐老人家的救命的呼喊把自己也拉下悬崖。

桓为和兰子玉想尽快回到那个小屋,看老人家是否已经回到了那里,可是任凭他们两个怎么努力地去找那条小山道,却总也找不到,只有脚下不断跟随的花,如影随形一般,摆脱不掉。山上的小道不见了,小树也不见了,周围都变成了密不透风的篱笆,篱笆上都布满了荆棘和针刺,只要往篱笆边一靠近,那篱笆就像水母一样密密麻麻地结成不透风的墙。

“完了!我们上当了!”桓为对兰子玉说,“这是一个阴谋!”兰子玉心里早就有这个预兆了,只是他不相信,这个老人家是诈死?这个老人家早就识破了他们的秘密?还是这个老人家被人控制了?

“那老人?”

“工具!”

“这鲜花?”

“陷阱!”

“那我们怎么办?”

“你是小诸葛,反过来问我?”

“只要是阴谋,我们就来对了,揭穿阴谋是我们的职责吗!”

“怎么揭穿?”

“先来破解这鲜花之谜!”

“这鲜花有什么谜?”

“这是罂粟花!”

“你是说鸦片?”

“那老人的门前的花里头其实就有这种花,我就是有兴趣才跟他上来的,果然这里有大规模种植!”

“我看这花挺漂亮的。”

“这种罂粟花,又叫虞美人,原产于小亚细亚、印度和伊朗,有红紫白等多种颜色,花的形状像摇铃,也有人叫摇铃花,这花开的时间很短,花落之后,结出一个球形的果子,这个果子里有密密麻麻的细小的种子,这些小种子里面含有很高的吗啡和可卡因,吸食这些小种子容易使人上瘾,这就是毒品的源头。”

“你说我们查到了毒品的源头?”

“没错,赶紧报告。”兰子玉拿出手机准备报告,桓为也去摸手机,可是他们就是听不到接通对方的信号,他们很不解,兰子玉晃了晃手机才明白,这里没有信号!兰子玉向桓为分析到,这里没有信号有两种可能,一是这里没有安装信号塔,偏僻和闭塞使这里还是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状态;二是,这种植罂粟花的地方的接收信号被人屏蔽了。

要是前一种情况,他们可以慢慢地探索,可以悠悠哉哉地游荡到讨厌这里时再离开;要是后一种情况,那将是一种非常令人恐惧的事情,因为这里地面广阔,覆盖这么大的面积的电子信号屏蔽的场将是一个多么大功率的电磁信号干扰场,而拥有这么强大的干扰场的老板又将是他们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

分析过了这些,他们两个也不再急着去找那个来时的小山道,而是顺着这些鲜花里面的自然路径往前走,在他们眼前展现的就是一个非常广阔的花海,只是这花外观虽美,却是内藏祸心的,让他们不敢放心地去呼吸那些花香,害怕花香里会产生毒气,也像玉娇龙那样被毫无知觉地毒到。

想到玉娇龙,兰子玉心里就不舒服,现在她怎么样啦?解药拿到了吗?苏醒过来了吗?身体恢复了吗?兰子玉真的后悔自己没有珍惜和玉娇龙共处的那些日子。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蓦地在眼前出现一个水塘,就在这群山环抱的盆地里,就在这罂粟花遍地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水塘,水塘边还有一个小棚子,是铺了牛毡的那种小棚子,小棚子里好像有一个人,他们两个悄悄地上前,从左右两边将小棚子围住,兰子玉问:“有人吗?”

“你是什么人?”里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年龄不大,声音里却充满了焦躁。

“过路人,迷路了,想请姑娘指点一二。”

“进来吧!”兰子玉进来,桓为还站在外边警戒,似乎意外情况随时会发生。

“请问姑娘怎么称呼?”兰子玉问到。

“小瑞。”

“小瑞姑娘,你这是在干嘛呀?怎么躺在床上,不舒服吗?”兰子玉问话的眼里充满了关切之情,再加上兰子玉又长的一表人才,小瑞不好意思再躺倒在床上,就支起上身说:“温夏冰告诉我说,让我这里给他们看花园,浇水,还可以在花落之后偷吃花果子流出的蜜汁,我吃了几天,感觉身体不但没有好,反而更没有精神了,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呢,你过来了。”

“温夏冰是谁?”

“是我们家邻居,我妈妈病了,爸爸又在建筑工地被砸伤了,失去了劳动能力,他就介绍我来到这个花园上班,也就浇浇水什么的,活也不重,就是寂寞,没趣。”

“寂寞没趣,也不能去吸食那种果子的果汁了,那是毒。”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是干什么的?”

“我和我哥在这里山上游玩,碰到一个放羊的老人家,领着我们上他那个小房子里,还领着我们去后山看花,迷迷糊糊就走到这里来了。”

“你说的是我爷爷,我爷爷在哪里?”

“你爷爷他,他……”

“你们把我爷爷怎么样了?”小瑞说着站了起来,眼睛里充满了焦急。

“你爷爷他不小心跌下了悬崖……”

“你说什么?”

忽然,外边桓为轻轻拍了拍小棚子的直木,暗示兰子玉有人来,赶快撤,可是兰子玉认为这小瑞是个受苦受难的人,自己应该帮助她,就没有退出来,而是给小瑞抹着眼泪安慰道:“你爷爷是个热心人,我们不让他送我们下后山,他坚持下山送我们来看花,才出的意外!”

“是吗?我看是你们两个把他推下山的吧!”忽然从外边进来一个小伙子,身后还跟着三四个人,一个个都是一脸的愤怒。

那小伙子到小瑞身边,抚着她的肩膀说:“小瑞,你别伤心,冰哥一定会给你查清的,个几个,来呀,把这两个家伙拿下,带到公堂去审。”

几个人上来要拿桓为,桓为想把他们解决掉,一看兰子玉的眼神,好像在说,在这里,我们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先随他们走,看看他们是哪路神仙。

兰子玉和桓为被他们蒙上了眼睛,带到一个叫公堂的地方,小瑞也跟着,一会儿,他们给兰子玉和桓为解开眼罩,只见几个人用担架抬来一个人,兰子玉一看,果然是领路那老人家,兰子玉抚着担架上的老人哭道:“老人家,你怎么会失足坠崖呢?你可折杀小辈了。”

“快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你们两个就是凶手,你们把老爷爷退下悬崖的?”那个叫温夏冰的年轻人认定了兰子玉和桓为他们两个是凶手,他跳上了一个高台子向着村里人说:“这两个外地人不知揣着什么目的,把小瑞爷爷推下悬崖摔死,可能还想霸占小瑞,大家看,那个小白脸那副相貌,就能猜出他这样的小白脸专会勾搭善良人家的女子,大家说,我们怎么 他们?”

“打死他们,给小瑞爷爷抵命!”不止一个人这样喊着。桓为做惯了独来独往的事,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暴露在大众视野里被这么多人指责,他想发作,只听兰子玉说:“大叔大爷们,大娘大婶们,听我说一句话。”大家都静下来听,比刚才温夏冰说话的说话还静。

“我们哥俩是赖这里游玩的人,正好在前山公路上被我们的车错过了,我们遇到好心的老人家,也就是小瑞的爷爷在那里放羊,他坚持要领着我们去后山看花,我们就跟着来了,谁知他失足坠崖了,大家想,要是我们哥俩推老人家下山崖摔死的话,我们还不早早逃命走了,还会来这里自投罗网吗?”

“对,这个小白脸说的在理。”好几个妇女在附和说。

“老少爷们,不要听他瞎说,那是他们转不出去了,那里是按五行八卦的阴阳术给布置的,他们走不出去了,不得不自投罗网了。”温夏冰又一次揭露兰子玉桓为他们两个。

“乡亲们,你们信吗?有谁懂得无形八卦,又有谁会在那个黄山野外布置什么五行八卦?那是什么目的呀?”兰子玉故意激起大家的怒火,他想让温夏冰把里面的根由都倒出来。

“不信,不信,哪里会有五行八卦?瞎编的,不能用瞎编的话来冤枉人家外乡人。”

“乡亲们,不是我瞎编的,我们花卉收购公司的聂总大家认识吧,人家是高人,五行八卦都懂。”

“乡亲们,即便是这个人说的什么聂总懂得五行八卦,请问大家谁在荒山野外布设呀?除非那里有见不得人的秘密!让他给大家说说,那里有什么秘密啊!”

温夏冰想说出罂粟花的事,但他话到嘴边却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他知道聂总的命令,谁透露了罂粟花的事,杀无赦!

“不敢说了吧,说不出来了吧!”兰子玉故意激将,温夏冰只好赶快撤离,这时兰子玉提高了声音对大家说,“老乡们,我来告诉大家,刚才那个小伙子不敢说的事,他们那里种植的是毒品。”

话音刚落,就听从旁边的山石后面传来一声枪响,子弹急速射向兰子玉。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