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知不是你

明知不是你

 
 
 

日志

 
 

梦断温柔乡(原创)电影剧本  

2011-11-09 09:0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女组图】美人胚子 - 雁飞墨行 - 精品博客

第二回  神秘玉娇龙

监狱里的三个犯人缘何被装到了笼子里,没有人去关心,因为是在黑夜里,外面的人很难看到,但刚到这里一天的蓝龙看到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监狱本来就不是好人待的地方,对付坏人当然需要非常手段,或许这三个家伙都罪大恶极呢!

那是用很粗的钢筋焊成的牢不可破的铁笼子,铁笼子被放倒在一个高台子上,里面的三个犯人自然也就躺倒在台子上,看得清有一个笼子里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体重肯定有两百多公斤,他倒是很不以为然,在笼子里酣然睡着了;另一个笼子里是精瘦的中年人,头发和脸上都干干净净的,两个手交叉地抱在小腹上,美滋滋地想着心事,淅淅沥沥的小雨不像在折磨他的罪恶,倒像在冲刷他的幸福一样;只有这边这个靠近高台一角的笼子,里面的人还在用力挥动着胳膊,好像要招呼什么人,啊,果然,那边有个保安正在向这边走来。

“大哥,还认识我不?”那个保安走过来,一边仔细地看了看,一边摇摇头说:“你认错人了吧,我是刚来的!”

“没有认错,你忘了吗?三个月前的一个下午,你在家门口拣到一个钱包,有三个人要合伙骗你,被我给揭穿了,他们要打我,你帮我逃跑了,当然我让你免于被骗了,事后我还给你一个钱包,里面的钱是这个数!那笔钱帮助你孩子住院治疗了,要不然你的孩子还病在床上吧!”说着,笼子里的人比了五个手指头。

“嘿,真是恩人哪!我到处打听你的下落,却一直没有打听到,前几天我听一个老哥给我说,你可能要牵连到一桩案子里,有可能被人投进监狱,我就设法做了监狱的保安,看有没有机会碰到你,今天我果然碰到你了,恩人,你说,我怎么可以帮到你?”保安扶着那个铁笼子仔细地看了看,又看看天,还看了看另外的两个笼子,笼子里的人都已经睡熟了,他试图把那个铁笼子打开,可是却没有武侠的武功,他又想把铁笼子竖起来,让恩人能够站立一会,可还是没有能力把铁笼子挪动。

“你不要瞎忙活了,我问你,你是否叫兰龙?”笼子里的犯人把自己的风衣往脸上拉了拉,试图要抵挡住不停滴落的毛毛雨,那个保安就很快地跑到自己执勤的办公室里拿了一个硬硬的纸片盖在了那个犯人的脸上。

“是的,我叫兰龙,你怎么知道?”保安十分意外地问。

“不要问我这个,我想知道你孩子现在好了吗?”

“托恩人的福,我孩子完全治好了。”

“你能告诉我你孩子是怎么得这个奇怪的病的吗?”

“医生说是中毒,孩子他妈在几天前也不明不白地死了,我都没有闹明白是怎么回事,怎么连续赶上这么多不幸?

“什么中毒?”

“医生也说不清楚,我问过那个吕医生多次,看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或许他也拿不准呢!?”

“你妻子之前是再哪里做工作的?”

“在游区长家里做保姆!”

“是怎么发现中毒的!”

“听说游区长他们家要去英国度假,他们就给我老婆放假了,工资照发,可是我老婆回到家不久,就发现中毒了,抢救无效死亡了。”

“那时候是不是游区长一家人还在英国度假没有回来呢?”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这样,你把顶上的盖子打开,我要出去!”

“我可没那个能力打开,再说了,那边几个警察都在那值班的,你怎么能出去呢?”

“你不愿意帮我了?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你不会连你的恩人的话也不信了吧?”

“我的命都是你的,只要你需要,我什么忙都可以帮!”

“去,你去告诉警察,我跳出笼子跑了,让他们来抓我!”

“不,我不去,只要你有可能出去的话,你就跑吧,我虽然没有多大能耐,但我不会忘恩负义的!”

“那,这样,你听我安排,我们这样这样。”

“好,我听你的。我怎么称呼你呢?”

“叫我玉姐。”

毛毛雨还在淅淅沥沥地滴答着,执勤的警察在办公室里东倒西歪地睡着了,有一个要出去尿尿了,看到保安不在,就喊了一声“保安,兰龙”,没有听到回声,就连忙喊醒了其他两位警察,跑到高台上去看,只见一个笼子空着,兰龙满脸是血地躺倒在高台下边,执勤警察赶快拨通了杨敏的电话,汇报了这里发生的情况。

杨敏赶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快大亮了,小雨没有停止,似乎有意无意地和杨敏开了个玩笑,杨敏把手下召集到一起,到兰龙的身边仔细地听听兰龙的呼吸声,在兰龙的喉管处捏了捏,直到听到一声脆响,才放心地起身,和手下商议下一步的行动方案,马上把兰龙送到了区医院的急救室,杨敏向局长汇报了案情,布置通缉玉娇龙的事宜。

杨敏是区公安分局大案队的队长,他把这里的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来到他的办公室的内室打了一个电话,脸上露出了难以察觉的表情。一会,他接到从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兰龙在医院抢救无效,已经死亡,尸体存放在太平间,问队长下一步的行动。杨敏让手下的哥们都到值班室,从监视屏幕上盯着从各个路口的情况,并且随时收集从前方传来的消息。

中午,留下三个人值班,杨敏接到李成苏打来的电话,原来是要一起吃个饭,杨敏不敢怠慢,马上驱车赶到雅兰宾馆,李成苏已经要了饭菜,杨敏的食欲不敢放开,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花容月貌的美女,而且是贵族气十足的美女,还是能够左右自己仕途的美女,要是她一不高兴,自己的前途可能就黯淡了。

“你们警察真忙,见你一面都难。”

“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照办就是,还这么客气,非要吃饭吗?”

“这饭不白吃,我正好有事问你。”

“什么事?”

“你认识朱丽娜吗?区长是否带她去伦敦了?”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区长的事情他又不告诉我,再说了,即使区长的事情我知道,我也不敢妄谈,到时候区长知道,说我搬弄是非,我还能干下去吗?”

“那你就不怕我在区长的耳边吹你的一阵阴风?”

“我怕,可是……”

李成苏脱掉黑色的外套,露出非常性感的线条,凑到杨敏的身边说:“区长回来,我就说你杨敏敢调戏我,你吃不了兜着走,你想想吧,是我们两个在这里花前月下,杨柳翻飞好,还是我在区长面前告你一通好呢?”

“我听你安排。”杨敏耐不住李成苏的威逼,更忍不住眼前晃来晃去的美丽气息的诱惑,就抖着胆子搂着李成苏到怀里。

下午,杨敏照常来上班,他觉得自己身上到处散发着脂粉气,就赶紧到洗手间用力地洗洗手和脸,又把身体衣服全都掸了一遍,才到办公室,一会儿,局长命令他到办公室汇报工作,他进来的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竟然有一个女警官,这个女警身上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是她的表情和那身警服不相配,还是看杨敏的眼神不对,反正,那女警是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看那身形很像那个逃跑的犯人,这个犯人的身形杨敏太熟悉了,因为他们两个曾经交手了很多次,而且有一次差点就上床了,杨敏觉着那真是一个荒唐的事情,一个缉捕多日的逃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可是自己要怎么对付她呢?他没有停止脚下的步伐,径直来到局长的桌子前面,哎,要论美人,自己过手的美丽女人不少,可没有一个能赶上这个呀!自己没有那个艳福啊,哎,要不是区长……

杨敏想摸摸枪,那硬硬的还在,那是权利的象征,可是这次不同了,他摸枪的手还没有回到原位,两个督查上来下了他的枪,随即杨敏被关押到一个房间开始交代问题。

消息一传开,大案队的警员们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了一阵。随后局长宣布任命玉娇龙为大案队代理队长,这让许多人太为惊诧。

这玉娇龙真名叫什么,很少有人知道,但她手里的一样东西叫局长看了都后怕,那是公安部部长的特别命令,关键的是命令上有一个常委的签名,这个名字正是全国公安的总后台。局长忐忑地把任命宣读完毕,才发现大案队在突然之间不听自己的命令了。

在一间特别隐蔽的办公室里,玉娇龙只挑了一个大案队的女警跟自己到里面,里面坐着已经被考上手铐的原大案队长杨敏,门开处,昨天死亡的蓝龙,就是那个保安,突然出现在杨敏的面前。

“你,你不是死了吗?”杨敏显然不相信眼前的事实,眼睛瞪得很夸张,人也突然站了起来。

“我只是在他的脸上涂了些红墨水,在他的头皮上擦出一个小伤口,请问,这样他能死吗?”玉娇龙坐到审讯席前说。

“可是,可是,我昨天看他的呼吸已经停止了啊!”

“不是吧,你只是看看他的呼吸停止了吗?”

“我仔细看了看,发现他已经停止呼吸了,送往医院急救了。”

“他的停止呼吸这件事,大有文章,我一直解不开这个谜团,现在快要解开了,杨队长,交代吧!”

“我交代什么呀?”

“还用我提醒吗?你看这里的录像,看你的手法,这里还有你的指纹!”

杨敏看着录像,正是昨晚自己到兰龙身边那一幕,但他清楚自己是带着手套的,绝不能上玉娇龙的当。“你不要以为你带着手套上面就没有你的指纹,你没有感觉到你捏兰龙的喉管时软腻腻的吗?我在他的脖颈上先是箍了一个钢圈来保护他,在干钢圈的外面我敷了一层厚厚的橡皮泥,是皮肤色的橡皮泥,你的手套出卖了你,看到我手里的手套了吗?在你的车里找到的,指纹已经为取样了,马上结果就出来了,你还为你的主子扛吗?”

杨敏耷拉下了脑袋。

“你的手机通话信息告诉我们,你完成这一切后,给你的主子汇报了工作,这里的单据就是证明,你还要抵赖吗?”那个被叫做玉娇龙的女人追问杨敏,这在平时都是杨敏追问别人,现在今非昔比了,凤凰变成鸡了。

“你家里的小别墅值多少钱?你的存折里有八位数,你的两个情人都已经招供了,你还要缄口吗?”杨敏心里正嘀咕着如何应付的时候,那个漂亮女人又一梭子打了过来,让杨敏觉得难以招架。那钱?那女人?又不是区长给的,是谁送的呢,一直到现在杨敏都蒙在雾里,但肯定和游贤有关。那个小女人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说过区长的好话,还随手交给杨敏一个信用卡,那里竟然有五千万,杨敏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成为千万富翁,可信用卡的主人就是自己,卡里鲜明地显示着那一系列数字,特别是5后面那一组激情的数字,虽然都是0,但他们给了杨敏出奇的自信,他决定把自己的一切都卖给这个数字和给他这个数字的主人。

“我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一切自有通道,有本事你们查吧,敢查我,还能敢查大人物吗?我不过是个替罪羊吧了!”杨敏心想,到了这一步,也无所谓山雨欲来了。

“你是说你的主子根基牢靠吗?我告诉你到明天这个时候,你的主子跟你一样,也坐在这里接受审讯。”

“去,骗小孩呢!”杨敏很不屑地说,头扭向一边,因为他知道他的主子此时根本就不在国内。

“今晚坐飞机去伦敦的我们小组的成员,明天下午就把游贤押解回国,他的英国旅游之梦也该碎了!”玉娇龙不动声色地说。

“那又怎么样?区长背后呢?你以为一个小小的区长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吗?查两天以后,异地为官,照样光鲜照人,拿我做替罪羊!中国历史历来如此,你一个小女子能改变一切?开玩笑!”杨敏把一切都抛开后,觉得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也很酷!

“请你听清楚,是押解回国,我们八个小组同时行动,在你被拘的同时,还有游区长的四个手下,四个情人,甚至还包括你们局长,我今天之所以只带这个小姑娘进来审讯,你应该清楚,外面的人在干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杨敏觉察到动静颇大,担心自己坦白晚了,连一点生存的诡辩余地都没有了,就突然问了一句。

“我想知道,兰龙的妻子是怎么死的?”

“不是中毒死的吗?”

“中的什么毒,谁下的毒,为什么下毒毒死她?”

“是日本新研制出的一种毒药,叫瘟蛊,用红酒送服,服药之后在三天内没有什么反应,三天后没有办法疗救!”

“谁下的毒?红酒送服,还挺浪漫?!”

“听区长说,好像是李九下的。”

“哪个李九?怎么说好像?是李小婉的堂兄吗?他和区长是什么关系?”

“哪里是什么堂兄,那李小婉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据说从懂得男女关系那阵开始,从小就和她的堂兄李九不清不楚的,和兰龙结婚以后,她还经常跟李九勾搭在一起,她听说李九曾经给区长办过事,就让李九推荐她到区长家做保姆,名义上是做保姆,暗地里想搜集信息敲诈勒索区长。”

“是房产局的李九吗?”

“是的,听区长说,很快就被提拔为局长了,他对区长死心塌地,有一次他们喝酒之后,把区房产开发合同和开发商邓某给的好处费一千多万元的事,在密室里密谈分赃时被李小婉听到了,李小婉平时在口袋里都装着录音笔,赶上区长夫人回来,见李小婉在偷听,就报告了区长,区长不放心,担心事情败露,就让李九以约李小婉偷情的机会在红酒里下毒,干掉李小婉。”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