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明知不是你

明知不是你

 
 
 

日志

 
 

梦断温柔乡(原创)电影剧本第七回  

2011-11-25 09:5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子玉心里想着一件事,就自己回到游明带着游贤去的那家别墅,装扮成一个电业工人,在那家客厅的茶几下安装了一个窃听器,他总认为这一家应该是他下一段工作的重点,尽管部长说那事要慎重,但他的性格使他清楚,国家的蛀虫或许就隐藏在这个别墅里面。

三号楼是个高层建筑,在第三三层,有兰子玉的一个单间,虽然是单间,但房间里的配置其实比任何一个省级高干的住室设备配置都要先进,比任何一个特工的待遇又好出很多,可是他是个呆不住的人,他想跟着桓为,这个家伙也是一身的谜团。

他不敢给桓为打电话,就用电子跟踪仪查找,发现桓为正在李成苏的房间里厮闹。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维修线路的工人,先切断了三楼的电源,再敲响了李成苏的房间门,在简单交谈后把微型摄像装置放在了卧室门边衣架上的衣服里,不过在衣服的口袋边上用胶带固定好,就下楼了。

这李成苏是李九的妹子,人是出奇地漂亮,腰肢柔软得像柳条,桓为轻易不为女人所动,但一旦他要是动了心,他会用所有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李成苏喜欢桓为胜过游贤,因为游贤不过是有权而已,风险太大,而桓为的魅力是这个漂亮娇媚的女人似乎永远都说不清的,他像一块磁石,自从他们两个有过肌肤之亲后,李成苏怎么也放不下这个男人,李成苏认为桓为不是个男人,似乎说成是金人更合适,因为他的肌肉特别结实,健壮得胜过牛,更为难得的是,桓为的床上功夫了得,这一点,游贤和桓为比有天壤之别,而且他的金钱多得出奇,女人要是在这样的男人怀里,还有不放心的吗?还有不惬意得飘飘欲仙的吗?

“大哥,你是怎么认识我的?”李成苏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狡黠地眨巴着。

“你们学校韩语系里有个叫赵冉的,你认识吗?”

“认识,那人白净漂亮,有修养有气质。是他们班级里的班花!”

“你说的没错,就是她,她是我的侄女,我和她爸原来在一个部队干过,我本来想把她弄过来当一个情人养着呢,可是她要出国,说是爸爸已经把去韩国的手续都办齐了,不好让家长失望,不得已,她说,只好先让我失望了,就给我暗暗地介绍了你。”

“怎么叫暗暗介绍呢?”李成苏把柔美的脸蛋贴在桓为的胸口说。

桓为生怕把这张漂亮无比的脸庞给伤着了,赶紧用手抚着李成苏的头发,轻轻地摸弄着说:“她说,你每周的周五晚上都被一辆宝马车接走,而且追求你的人也是一连一连地排队,你没有时间认识我这个无名小卒,赵冉说,凭我的能耐,打败所有的追求者都没有问题,她说,给我们一年时间,要是一年时间内我还没有把你拿下,她再回来做的红颜知己。”

“她对你是真心的?”

“你对我不是真心的吗?男人和女人打交道以后,还不能让女人真心对你好,哪男人活着还有个什么劲?”

“知道游贤出事了吗?”桓为边搂着李成苏的肩膀边说,同时用手指摸弄着李成苏的纤纤玉手。

“知道了。哎,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你们男人都这个德行!前半生一心往上爬,爬上去了就放开手脚去享受,后半生呆在班房里反省。”

“男人都是这个德行?”

“但愿你是个例外!”

“听说还有你的哥哥牵涉在里面?你就没有点什么想法?”

“游明倒了正好,他是个贪官,能够包养我这样的女孩,肯定也包养着其他更多的女孩,我一点也不为他担心,死了更好。”

“我呢?有朝一日我要是出了事,你也会对别的男人说出这样评价我的话吗?”

“当然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我们在一起是你情我愿的男女之欢,游贤哪里有这个,说白了,我在手里也不过就是个炫耀的砝码而已。”

“深刻。他还敢拉着你出去炫耀?”

“当然,当然都是有档次有级别的那种会晤,我记得有几次去见他什么大哥,都拉着我一起去,还要我陪他大哥玩耍,其实他那个什么大哥,根本就没有游贤年龄大,对他毕恭毕敬的样子,我能看出来应该是高干子弟,是游贤的后台老板的儿子,现在在中国做官不都是这个德行吗?”

“那个男人对你有意思吗?”桓为突然很吃醋的样子。

“有意思又怎么样?我不过就是一朵花,被这些男人掐来摸去的,闻来嗅去,我都习惯了那种味道,被人传来托去的感觉很没有尊严。那时是没有认识你呀!”说着,李成苏颇为动情地靠在了桓为的肩头上。

“以后不会了,要是你以后对我的关怀感到不满意,你也可以跟别的男人好,没有关系的。你哥的事怎么着?要我帮忙吗?”

“你以为所有的女人都像交际花那样被一大帮人捧着,我才不呢!我想有一个好男人保护着,安心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有个工作干着,能生一帮小崽子,每天看着乐和。都是我哥不好,改变了我的一切,提起他我就恨他,有时候恨得牙根都痒痒的。”

“那么,你不管他了?不想让我帮忙?”

“帮忙?怎么帮?我这几天托了很多人去打听,结果区政府里的许多人连这案子是什么单位经办的都不知道,怎么帮呀?”

“你哥不是李九吗?不是要提拔为房产局长了吗?”

“那是游贤在时的事了,当时呼声可大了,连局长好像都挺在意他的,现在游贤倒了,他能摘清自己就不错了,我才不愿意管他,他把我送给游贤当见面礼,哪有考虑我的感受,天底下有这样的哥哥吗?要不是爸妈老是来找我,我才不愿意趟他的浑水呢?”

“啊!他这个哥哥当得不怎么样啊!那就算了,我也别皇帝不急急太监了!”

“大哥,你要是真能帮上忙,小妹求之不得呀!就当是救我的老爸老妈了!”说着,双手搂着桓为的头蹭起来。

“这样,要想把你哥哥摘清,首先你要告诉我他都跟着游贤做了些什么?有没有命案在身,等我把这些都了解了,如果他再能检举游贤,立功赎罪的话,即使判刑,也有主使呢,三两年能出来,对你爸妈不也是一个交代吗?”

“你说的对,来,到我身边来,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哎,苏,你告诉我,你认识一个叫李小婉的人吗?”桓为问李成苏。

“认识啊,我的堂姐,其实也早出了六服了,总之是我们一个村子的,在我们村是出了名的美女,只是命不好,不明不白地把自己嫁了,听说也一直不认命,女人难啊!”

“你知道你哥和这个女人的关系吗?”

“不知道,他们两个能有啥关系?”李成苏似乎很确信似的。

“关系可大了,你不知道罢了,首先是男女关系,其次是仇人关系,如果没有她的事,你哥兴许可以不进大牢,现在是她被你哥害死了,你赶紧地去问清楚你哥,要是只是受别人的指使也就罢了,要是他自己主动药死了李小婉,我也救不了他了。关键是要有证据,你明白吗/”

“真的吗?我这就去。”李成苏刚才还满怀的激情要和桓为发挥一场,但听桓为说了这番话,想到爸妈的不容易,还真是要动身替哥哥奔走了。

“回来。”桓为一把用力地把李成苏拉近自己的胸口,紧紧地搂住,说:“傻丫头,你去哪里呀?你想进就进啊,去拘留所探视是有时间规定的,这样,今晚你我就尽情地销魂吧,明天我教你怎么做。”

李成苏用她的小拳头敲打着桓为说:“我就知道你不会没有办法的,人家今晚就陪你疯吧。就让你疯狂,让你杀够八次回马枪!”

“打住,你要是不情愿,我可不勉强啊,强扭的瓜不甜。”

“不甜,就注射蜂蜜,我会让它甜的。你不会让它甜吗?女人的事都是你们男人说了算!”李成苏先用两只手在桓为的额头上掐了一下,又用嘴巴在额头上狠狠地啜了一口说。

北京西郊是一片山地,门头沟去就坐落在九龙山的怀抱里,一条河道从山的腋窝里流向东南方向,那就是永定河,不过早就干涸了,就在2010年,北京市政府作出了开发西郊的决定,一时间,门头沟热闹起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山村被拆迁了,一栋又一栋的高楼拔地而起了,拆迁办成了热门单位,手里有不少的活等着向外发包,房产局更加地热闹了,今天就忙着再面向社会招聘一批小青年,好多工作等着年轻人去做啊!

兰子玉鬼使神差地也来应聘了,他的条件当然是很容易被选上的,他到单位报到的第一天就见到了局长,局长姓郑,是个女的,给他们新招聘的人员开了一个小会,就走了,把他们交给了一个叫葛磊的年轻人,这葛磊是个很会讲话的人,见到每一个人都会热情地说“你好,请问我能帮你什么忙?”人很帅气,葛磊一见到兰子玉,也很喜欢,一是学历高,二是人品好,大有惺惺惜惺惺之感。

同时被招聘来的八个年轻人,五个女孩被分配去了房产局办事大厅,这是个门脸的活,正好需要几个花瓶去摆放,高中学历的人都可以胜任;剩下三个小伙子,一个被安排去了拆迁办,那是拆迁办主任石头点名要的,还有一个被分配去了安置办公室,兰子玉被留在了局里,在土地使用审批科上班。

葛磊领着他进了办公室,屋子里有两张桌子,对着面摆着,葛磊一指桌子说:“根据局长安排,你就在这张桌子办公,这桌子原来是科长李九的,科长这几天有事来不了,我这个副科长先替他帮几天忙,等他来了,我们共同归他领导,你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们共同探讨。”

“科长,你太客气了,有任务你就安排,不明白的,我向你求教就是。”

兰子玉这一句话出来,葛磊就知道局长为什么留他在局里工作了,这人太会说话了,能力肯定差不了。此时,外面送来了一份报表,兰子玉一看,是有关二斜井回迁房的用地审批文件,他想伸手去接文件,但他很快就先看了一眼葛磊的表情,葛磊对来人说了一句:“放我桌上吧,等我们向局长汇报审批后,再给你们回音。好吗?”来人满脸含笑地转身离开了。

“哎,小兰,今天上午我们去局食堂吃个便饭,晚上我们出去吃,是局长请我们两个,其实主要是请你,我做陪。这也是局长安排的。”

“好,谢谢科长和局长。”

从宗地酒楼出来,兰子玉已经有些酒意了,他不敢开车,就打的回到住处,他感觉出一种很不一般的意味来,那就是葛磊和郑局长不是一般的关系,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情人在打情骂俏,这让兰子玉如吃了一颗苍蝇屎一样倒胃口,所以他猛喝了两杯酒就提出先回来了,他看着郑局长那张脸,感觉自己受了侮辱,那是一张特别让人讨厌的脸,让他想起了千年巨龟上抹满雪花膏的恶心像,或许今晚葛磊就休息在千年巨龟的龟壳上了。

他回到自己的住处,赶紧打开监视器去看,没有发现特别的内容,就下楼来,顺着大街溜达着,想用风来给自己清醒一下头脑,抬头看到电影院里正播放进口电影《阿凡达》想进去看一看,却发现一个修鞋的老头正在收摊,嗨,那不是那个老人家吗?是那个黑衣人去送货拜访的那个人,应该是个很有故事的人也,我不妨这样,于是,他把自己的帽子戴在头上,身子往下缩了缩,躲在一个墙角里,观察着老人的举动。

老人骑着脚踏三轮车没风没雨地往北走,过了桥头拐向西,再折向北,顺着一段铁路走下去,这里很僻静,很少见到人走动,路边的光线也很不好,兰子玉悄没声息地跟着,直到老人向西拐进了一个小胡同,走三四步,来到一个小门,开了锁,里面却亮着灯,老人进去时,有人从里面出来,探头往左右两边看看,又把门关上,兰子玉奇怪地摇摇头,心想这小屋子里面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他蹑手蹑脚地围着这院子转了转,左右都是小院,只从后面一个小胡同可以看出透出的一线灯光,他马上顺着一颗大树翻身来到房顶,俯身往院子里一看,院子里空荡荡的,他小心地把身子下摆,用双脚勾住树杈,一手撑在院墙上,侧耳想听听屋子的动静。

屋子里很热闹,几个年轻人喊着师傅,让师傅吃东西,好像是孝敬师傅的狗肉,还有驴肉火烧之类的。只听那个老人说:“孩子们,我给你们说过,不要往我这里来,我教你们手艺是要你们每个人都能有个吃饭的能耐,不求你们回报我,更不想让你们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你们给我说说,你们送来的这些东西干净吗?”

“师傅,我们都记着你的话呢,我们这些东西都是干净的,没有一件东西有油腥,你老人家说过,大户人家的不义之财咱可以动手吧,你看看,这个。”说着,只见一个高个子拿出两块金条放在师傅的面前。

“你说说什么情况?”那老人听他一说,来了兴趣。

“那家主人是个女人,家里有个保险柜,平时只有她自己有钥匙,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打开保险柜,所以,她特别放心,他在家里很霸道,他平时总不把他男人放在眼里,更不准他男人动他的保险柜,我跟踪观察了她都快三个月了,昨晚上才找到一个下手的机会。”

“那女人漂亮吗?大哥快打油子了吧?”旁边一个留着小分头的家伙打诨道。

“说起这个女人,嘿,奇丑无比,不怕你们笑话,要不是冲着她的钱去,我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为什么?”

“做噩梦!”

“昨晚她干么去了,给你机会了?”小分头穷追不舍地问。

“昨晚,我看到她的车去了宗地酒店了,还带去了几个年轻人,想着他们喝酒吃饭之后可能还有别的节目,就溜回他们家去了,打开了保险柜,拿出了两根六子。”

“哎,就两根六子呀!”边上一个蓄着小胡子的人说。

“多着呢!我没有空拿呀!”

“那女人不是正忙着吗?”

“可是那男人领着一个女人进来了,我只好顺了两根六子出来了。”

“男人?哪个男人?”

“那女人的老公呗!我本来想撤身就走,谁知道我刚一动身子,就听到那女人的哭声了。”

“哭嘛呀?”小分头还在追问。

“我听了他们的一番话才明白,原来这女人是这个男人的老婆,夫妻恩爱着呢,可是不巧的是被现在的这个局长女人给破坏了,现在当局长的这个女人不能见到顶头上司比自己的男人漂亮的,只要一见到,马上和原来的丈夫离婚,死乞白赖地拆散人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不,这对真正的有情人在这个局长出去的时候在家里幽会了。”

兰子玉还想往下听,猛然听到门响,像是有人进来,他连忙将身子折起,卷缩在树杈枝叶之间,见到进来的人一身的黑色风衣,那种麻利干脆的利索劲,马上让他想到玉娇龙,却见玉娇龙身子刚闪进来,急忙回身把门关好,并且插上门闩,好像门外有追兵一样,那身影一个箭步进了屋子,正要对师傅施礼问好,却见师傅被那个小胡子用刀逼着师傅的脖子要玉娇龙放下武器投降,这时,门外果然传来了敲门声,似乎有很多人把这个院子给围起来了,玉娇龙对那个小胡子说:“师傅不是你们的师傅吗?为什么要挟他,你们把他放了,我跟你们走!”

玉娇龙从腰间拔出手枪和匕首放到桌子上,小胡子示意手下人用绳子把玉娇龙捆上,然后才放开那个修鞋的老人,兰子玉本要下来救人,又不知外面究竟来了多少人,只好先观察一下。

正在这时,门开了,外面进来了十几个手拿大砍刀的人,他们如狼似虎地闯进厅堂,一见到玉娇龙被捆,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跑上前扬起大巴掌就要打过去,却被身穿皮夹克的一个人拦住了,他口叼雪茄,吸了一口说:“你不怕把她的粉嫩的小脸打破了,大哥要的是人,是美人!”

一帮人推推搡搡地把玉娇龙塞到了门外的汽车里,兰子玉看到汽车开走,急忙下来,就路边招了一辆的车,跟了上去。

他要虎穴救美!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